则相当于变相在纺织企业中发放了新的棉花进口配额,新疆棉销售与配额挂钩的政策在业内风传

 组织架构     |      2020-02-27 03:06

“买一吨新疆棉,就给一吨进口棉的配额。”近一段时间,新疆棉销售与配额挂钩的政策在业内风传。 7月21日,记者从新疆供销社副主任吕永民处得到证实,这一传闻并非空穴来风。据他介绍,2005/2006棉花年度,新疆收购180万吨皮棉,由于大量进口棉的冲击,到7月中旬,实际销售量仅90多万吨,一半左右的棉花还在各类棉花收购企业手中,这给新疆棉花产业蒙上了一层阴影。

近日,市场普遍预期的新疆棉“买一送一”(购买新疆棉搭送进口棉配额)政策据说已尘埃落定,而国内一些纺织企业已蠢蠢欲动,开始大量购入新疆棉,一来补充棉花库存,二来可以获得配合国家政策的顺水人情。在此激励下,近日部分新疆棉的报价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 一直以来,政府都面临着协调棉商和纺织企业利益的难题。棉商要求政府给予政策支持,促进棉花库存的销售,以保护棉农利益;而纺织企业则要求政府发放棉花进口配额,以进口低价外棉,增强国际竞争力。两者之间利益冲突的加剧导致今年年初至今,国内棉花现货、期货市场“价低量缩”。

吕永民介绍说,今年6月15日,自治区人民政府给国务院打了《关于解决新疆棉花滞销问题的请示》报告,国务院非常重视,将报告转发给国家发改委,要求拿出办法解决问题。

近期,市场的焦点集中在新疆棉库存销售的问题上。上一棉花年度伊始,由于新棉价格持续上涨,部分棉商手中囤积了大量的高价位棉花,之后随着棉花价格的持续走低,许多棉花没有顺利销售。而在这部分棉花中,新疆棉占有很大比重。据统计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新疆棉仍有92万吨没有销售,其中有60万吨仍未出疆。

6月28日,国家发改委派工作组到新疆实地调研。之后,国家发改委至少组织了3次棉花会议。

国家发改委早在7月10日曾发布消息称,目前新配额还不会发放,并鼓励纺织企业要多买国棉,尤其是新疆棉,但市场对此反应并不积极。

7月10日,在宁波召开的“棉花质量检验体制改革,棉花加工企业、棉花纺织企业峰会及市场衔接会”上,新疆棉销售与配额挂钩的思路基本成型。

新疆棉销售不畅有以下几方面原因:1、棉商手中的新疆棉大部分是使用农发行贷款收购的,因此棉花的销售也必须在农发行的监控下进行,而农发行规定必须先付款后提货,从而抑制了棉花销售;2、从结算来看,新疆棉是按公订重量结算。例如10吨毛重,还要加上国家规定许可的每吨棉花可含8.5%水分、2.5%杂质,相当于10吨的棉花得付11吨左右的成本,而进口棉是直接按照毛重扣除皮重后的数量结算;3、铁路运力不足,新疆棉无法外运的问题也一直都是新疆棉销售的瓶颈。

吕主任说,这一“捆绑”政策限定的范围,仅限于纳入棉花质量检验体制改革收购、加工的棉花,有效期从7月5日至8月31日,并要求采购方必须有进口棉花的资质。

而新疆棉“买一送一”的政策,正好可以缓解棉商和纺织企业之间的利益冲突,实现了减少库存和发放配额的双重效果。从纺织企业角度看,若对新疆棉积压问题以“买一送一”形式加以解决,则相当于变相在纺织企业中发放了新的棉花进口配额。

据了解,至7月22日,“买一送一”政策尚无具体可操作的细则,因而棉花收购企业和棉纺企业在静观。

在此预期下,一些满足条件的纺织企业开始成批量地积极购买新疆棉,之后再以低于购买价的价格出售部分棉花给其他无法直接进口外棉的纺织企业,以满足这部分企业的用棉需要。上述企业虽然折价销售棉花产生了亏损,但凭借较低的价格获取了进口配额,从而使大部分纺织企业的利益得到了满足,而积压的新疆棉库存也顺利地被消化掉。

新疆棉企:雪中送炭 内地棉企:雪上加霜

新疆棉“买一送一”的政策,在相当大的程度上缓和了国内棉花销售企业和纺织企业间的矛盾,一方面解决了新疆棉积压问题,一方面又变相向有能力的企业增发了配额,可谓一举两得。在此政策的激励下,沉寂已久的棉花现货及期货市场有望复苏并重新活跃起来。

“棉花新政”对新疆棉企的利好是显而易见的,在此消息传出的当天就有内地棉商来新疆询价看货。此举可以促销新疆积压棉花,并可帮助农发行回笼资金,为本年度新棉的收购工作打下良好的基础。

新疆阿克苏一棉花加工企业负责人说:今年收购了2700吨棉花,目前只销出了600多吨,如果政策再不给予支持,真的无法生存了。

据了解,农发行要求贷款企业必须在8月底前“双结零”,即本金还清,利息还完。否则将取消贷款。这无疑让有大量棉花积压的新疆棉企压力重重。

据中国纺织网报道,目前新疆北疆地区仅精河、乌苏、沙湾、玛纳斯等几个主要产棉地,至少有7个亿的银行贷款逾期未还。这意味着很多棉花企业没钱收购新棉。据了解,今年新疆的棉花种植面积达到1859万亩,是历年之最。

“前有农发行催款如‘重石压胸’,后有进口棉挤压如‘芒剌在背’。国家‘棉花新政’对新疆棉企是雪中送炭,它必将解决新疆棉企的‘燃眉之急’。”新疆西部银力棉业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张界平用“单薄的孩子吃奶多”来形容这项新政策。

张界平说,新疆独特的地域和自然条件使新疆产业结构单一,棉花是支柱产业,新疆多数地区的农民都是靠棉花种植生存和提高生活水平,而内地产业结构多样,棉花滞销的损失可以通过其他产业来弥补。他认为,国家出台扶持新疆棉花的销售政策,是激励新疆棉企走出困境,从战略高度重视新疆棉花。

与此同时,内地棉花企业、棉纺企业对“棉花新政”却有另一番滋味在心头。

一位山东棉花加工企业负责人称:国内棉花市场的消费量是一定的,这个政策使新疆棉花在竞争的市场上,明显得到偏袒,挤占了内地棉花应有的市场份额,降低了内地棉花的竞争力,影响了内地棉花的销售进度,这有失公平。

据了解,到目前为止,内地几个主要产棉区棉花都有不同程度的积压,河北有22万吨、河南有10万吨、山东有15万吨。

有人士称,内地棉企与新疆棉企在法律意义上平等,为什么给新疆棉企优惠政策,而不给内地棉企?为什么厚此薄彼?内地棉企与新疆棉企不同的是新疆棉企多处在新疆建设兵团和自治区系统两个处于垄断地位的大公司,而内地棉企则是一盘散沙,各自为政。这也许是有人替新疆棉企操心,而没人替内地棉企说话的原因。

“在这种缺少公平的竞争条件下,我们内地棉企如何生存?”

对“棉花新政”头痛的还有国内众多棉纺织企业。这项新政的出台意味着,买一吨新疆棉将增加成本1600元~2200元。

据了解,棉花7月合约价格为13730元/吨,而进口棉花同期价格为12000元/吨左右,两者有近2000元的差价。据称,目前有一些“倒爷”已将国家免费发放的进口配额炒到1000元/吨的价格。

真是有人欢乐有人愁。据吕永民副主任称,新疆方面已要求棉花收购企业抓住机遇,学好用好政策。“顺价要销售,亏损点也要销售。”而内地棉纺企业却不急于购进新疆棉花。目前来新疆的客户很多,但是谈的多,成交的少。

新政刚出棉价涨跌难料 新疆棉花企业压力难解

新疆棉花企业本期望“棉花新政”能使积压的棉花尽早脱手,并期望能在政策牵引下卖出好价钱。但市场的反应却令很多人看不懂。

新疆棉花管理部门在“新政”尚未实施时就已预见到棉花市场可能出现两种情况:一是,国家给了政策,有些企业会利用这个机会,抬高棉花价格,或是待价而沽。另一种情况则是,新疆3个收购系统——兵团、民企、供销社因在收购中的成本因素不同,政策的出台容易造成互相压价,变相推销,形成“窝里斗”。

据青岛棉花交易网称,江苏徐州某纺织企业在得知“买一送一”政策后,原打算一次性现款采购寄存于当地的新疆兵团某师皮棉1000吨,但7月19日联系后被告知棉花价格较上周上调了200元/吨。“这真是‘捆绑’政策未明,新疆棉涨价先行啊!”企业人士感叹。

但山东泰安的新疆棉销售情况却是另一番情形,据泰安某棉纺企业反映,当地新疆棉销售有所增加,价格略有下跌。

阿克苏一棉花加工企业负责人在“搭售”消息还未得到证实时就有此担心,他认为,虽然有政策总比没政策强,但是对于变相的发放配额,他对市场反应不持乐观态度。他说,他们企业的收购成本在13800元/吨,加上利息和运输成本,总成本在14600元/吨,而目前的市场价格在14500元/吨,亏损是必然的。如果这个“新政”再加剧市场价格的跌势,将会背离“新政”的初衷。

7月17日,新疆棉花产业集团公司的《市场动态简报》中这样描述“新政”出台后国内棉花市场的行情:上周,国内现货市场继续弱势下跌格局。本来农发行催贷已使得存棉企业心力交瘁,而周一在浙江会议上“新疆棉与配额挂销”的消息则使得这一局面更加混乱,国产棉的销售进度有加快,不过代价是棉花经营企业继续下调报价。

这份简报称:一周来,新疆棉价没有停止下滑,销售也不尽如人意,其原因是纺织企业对“买一送一”政策实施持怀疑态度,反应冷谈,认为可行性差。由于农发行催还贷款的力度进一步加大,棉花企业不得不加大力度降价销售,但即便如此,纺织企业仍然不买账,致使市场购销冷清。

一些人士分析认为,由于“棉花新政”对配额有所限定,必须是棉花质量检验体制改革收购企业,必须有进口棉花资质;同时在时间上也有所限制,过期政策自行废止。这无形中缩小了配额“搭售”的数量。

“棉花新政”能否解决新疆积压棉问题,人们普遍持谨慎态度。吕永民认为,“新政”能消化滞销棉花的2/3就很可观了。这项“棉花新政”对新疆棉花产业来说,是权宜之计,只能救一时,不能救一世。新疆棉如何参与国际大竞争是今后必须面对的问题。

撑得棉业半壁江山 新疆棉任重而道远

面对进口棉的强烈冲击,新疆棉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销售之难。新疆是不是应缩小种棉面积?

新疆农业厅副厅长关锐捷7月18日说,尽管遇到了销售不畅的问题,但新疆棉花产业应该继续做大做强。如果国家支持有力度,今后5年可在现有1700多万亩的基础上再增1000万亩,年综合生产能力达到380万吨,占中国棉花总产量的一半。新疆完全有能力撑起中国棉花产业的半壁江山。

关锐捷来疆挂职前是国家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他说,不能因为暂时的困难就认为新疆棉花不行了。要从维护国家棉花安全的高度来看这个问题。

1998年,我国棉花流通体制改革以后,由于国家支持政策的不稳定和国内棉纺业的迅速扩张,棉花产需格局呈现出需求增长快、生产波动大、价格涨跌频繁的特点。8年间,我国棉花种植面积、产量的年际增减幅度均在10个百分点以上,棉价年际波动幅度为22.8%~53.8%。

这期间,在“完全市场化”的影响下,国家没有出台扶持棉花生产的重大举措,原有的一些优惠政策也相继取消。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却坚定不移地对棉花生产采取高补贴政策,2001/2002年度政府支付给棉花生产者的补贴率高达129.3%,使其具有望尘莫及的价格竞争优势。目前,美国棉花到岸价也比国产棉每吨低1500元~2000元。这既对中国棉花市场构成压力,也直接影响棉农的植棉收益。

关锐捷特别提到,要警惕我国棉花生产重蹈大豆的覆辙。我国是世界大豆生产大国,近年来在美国等国大豆低价倾销下,大豆生产锐减,国内油脂企业对大豆原料外贸依存度高达61%,由于外国大幅度提高大豆价格,一些大中型压榨企业相继宣布破产倒闭。

对于“棉花新政”是否公平的问题,有关人士认为,市场本身是不公平的,机会是在一定条件下均等的。美国为什么只取消了棉花出口补贴而不取消棉花种植补贴?还是为了保护棉农利益,维护社会稳定。

有关专家认为,其实国家要保护的是整个行业,国家采取调节市场政策的依据是抓主要矛盾,不同时期产业里的主要矛盾不一样。当前,国家在棉纺行业里要抓的主要矛盾就是保护棉农利益。而新疆棉占据了国内棉花市场的主要份额,成为影响棉农利益的主要因素。所以,当前的政策对国家来说是可行的。